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廉政教育 / 以案警示
心不正,何以增德?
浏览次数:2007信息来源: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时间:2014-12-15

 

——山东省农业厅原党组副书记、副厅长单增德受贿案剖析

 

  11月14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省农业厅原党组副书记、副厅长单增德受贿案作出终审裁定,决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因“离婚承诺书”而“出名”的单增德,受贿737.0472万元,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0万元。

  领导干部一旦在德上出问题,必然无视规矩、不讲廉耻。单增德,名字中就有“增德”二字,本应常修为官之德,心存敬畏、勤勉奋进,以报国家,不料却胆大妄为、贪以败德,根本不把党纪国法当回事,以致身败名裂,为众人笑。

  心不正,何以增德?德不修,如何为官?单增德案的教训,党员干部当引以为戒。

  ■“离婚承诺书”网络疯传,腐败厅长浮出水面

  一纸写给情妇的“离婚承诺书”,最后演变成对自己的判决书。这个结果,单增德恐怕怎么“开动脑筋”都无法想到。

  “我单增德承诺,自今天开始一个月内和×××离婚,离婚后与苏某某结婚。特此承诺。单增德。”2012年11月28日晚,一份按有红色手印的“离婚承诺书”在网络上疯传。网友们据此找到了单增德的简历,发现写下这份承诺书的,居然是一名副厅级干部!一时舆论大哗。

  此事迅速引起山东省委重视。根据省委主要领导指示,山东省纪委连夜对单增德涉嫌违纪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

  第二天上午,省纪委工作人员出现在了单增德面前。面对工作人员的询问,单增德不以为然,觉得这是生活作风问题,“不算大事”。还提及为了安抚苏某某,曾经向某老板借了一笔钱送给她。

  单增德的话并不能让人信服。根据调查和谈话掌握的情况,办案人员发现,单增德问题十分严重。经过研究,2012年11月30日,山东省纪委决定对单增德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

  事实很快查清。苏某某是莱芜市一名做生意的女性,一直没有结婚。在单增德任莱芜市委组织部长时,二人结识。2006年的时候,确定了情人关系。此后,苏某某多次要求单增德离婚和她结婚,此事在莱芜闹得满城风雨。单增德曾将受贿得来的20万元和600克黄金交给苏某某,以求息事宁人。

  苏某某不满单增德屡次食言,遂要求其写下一份承诺书,并让省农业厅一名工作人员签名见证,准备单增德“不认账”时就捅出去。“离婚承诺书”的网络疯传,正是两人畸形关系结下的恶果。

  办案人员抓住“离婚承诺书”事件,迅速瓦解了单增德的心理防线。很快,单增德交代了违纪违法的其他事实。

  ■“欲”迷心窍,法纪意识淡薄令人惊

  宋代朱熹曾说:“世路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单增德的腐化堕落,为这句话增添了新的注脚。

  单增德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三届大学生,在校期间即加入中国共产党。工作后一帆风顺,33岁即被提拔为山东省直单位的副处级干部。

  2002年12月至2011年12月,单增德先后担任莱芜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他的违纪违法行为主要就发生在这段时期。

  “单增德非常糊涂,是个十足的法盲。”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单增德不学党规党纪,不知法律法规,从不掩饰对钱权色的欲望。落马后,他对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党纪国法感到很惊讶。在他看来,收别人钱物是人情来往,与女人保持不正当关系是生活小节,法纪意识淡薄到令人吃惊的地步。

  单增德自己也交代,称平时虽然能接触到很多廉政和法纪方面的材料,但经常是一翻而过,即便是讨论或剖析思想也是得过且过,应付了事,从没有入脑入心,从没有用心思考,跟自己的思想行为挂钩,“看的与做的不挂钩,听的和想的不挂钩”。

  君子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领导干部职位越高、权力越大,越应心存敬畏,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单增德却反其道而行之,职位越高,越无戒惧之心;权力越大,越无立德之意。整日混迹在名利场中,修身尚且做不到,如何能够抵挡住诱惑、耐得住寂寞?

  事实也的确如此。刚到莱芜时,单增德41岁,仕途一帆风顺,人生意气风发。客观地说,这个时候他还知道节制自己的欲望。可随着对事、对人、对环境的熟悉,他生活上逐渐出现了三多趋势:围着转的人越来越多、求办事的人越来越多、送钱送物的越来越多。

  诱惑一大,单增德的思想就发生了变化。他开始飘飘然,觉得这么多人围着自己,手中这么大的权力,没有什么搞不定,什么都可以做。想法一变,他内心的欲望如火山般喷发,一发而不可收。

  2003年1月,山东省一家公司的老板吕某某找到单增德,为了和单增德搞好关系,以后遇到麻烦请他帮忙,吕某某以过节送红包的名义,送给单增德1万美元。单增德稍作推辞,就收下了。这是经查实的单增德收受的第一笔贿赂。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水到渠成”。此后,他多次收受吕某某所送钱物,累计达人民币131.8905万元。

  不仅如此,单增德在美色上也有所“斩获”。在和苏某某纠缠不休的同时,他于2007年和2008年又与其他女子发生不正当关系。

  “自己思想上起了变化。认为人家给你钱物,你为人家办了事,不要白不要,世界上哪有这么傻的人,有女的投怀送抱,还能坐怀不乱,那是男人有问题。到后来甚至发展到向人索要钱物,贪得无厌。”案发后,单增德的忏悔姗姗来迟。

  ■迷信“大师”,索贿买官被骗180万

  身为共产党员,单增德不念苍生,却迷鬼神。一心想着依靠“大师”指点升官发财,不料被一伙骗子骗得团团转。

  单增德非常迷信。

  经“高人”指点,他把自己的办公室布置成“靠山向阳”的模式:把办公桌放在办公室入口旁,正对着窗户,自己出入虽然不方便,但办公时正好对着窗外阳光,美其名曰“向阳”;然后再在座位背后的墙上挂上一幅山水画,又所谓“靠山”。一心想着升官发财。

  一伙骗子正是抓住单增德既迷信又贪婪的特点,骗走他180万元人民币。

  2008年夏天,单增德的情妇谢某某前往泰山烧香拜佛。谢某某是个生意人,一直“惦记”莱芜的一块土地,却不知如何才能搞到手。

  她在泰山“巧遇”一位“大师”。“大师”指点她说:只有单增德当上了市长,你的事才有着落。谢某某急忙问,单增德怎样才能当上市长?“大师”说:北京有个叫“张新政”的人,能帮单增德当上市长。

  谢某某信以为真,把“大师”的话告诉了单增德。彼时,单增德任莱芜市常务副市长,满脑子想着要更进一步。他对谢某某的话将信将疑,于是先让谢某某到北京去见见这个张新政,看看是何方神圣。

  谢某某按照单增德的指示,跑到北京见到了张新政。发现张新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家住丰台某地。张新政对谢某某说,山东省的领导他很熟,单增德的事他能搞定,但需要钱来运作。

  谢某某回到莱芜,把事情告诉单增德。单增德心动了,以防万一,他又和谢某某一道,亲自到北京来会张新政。张新政说得“天花乱坠”,肯定地告诉单增德:给100万元,具体怎么办不用管,三个月内肯定让你升官!

  单增德居然信了。他自己凑了50万元。随后又以有急事为由,和熟识的老板吕某某要了50万元。以后也没有归还吕某某。

  钱给了张新政之后,单增德满怀期待。不久之后,张新政告诉单增德,称100万元不够,还得再要100万元才能搞定。单增德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遂让情妇谢某某先垫付了80万元。有意思的是,谢某某垫付后,怕单增德不还钱,特地告诉单增德,手里有转账的银行收据。单增德直到2010年才还清了谢某某的80万元。

  三个月很快过去,单增德却未能如愿当上市长。当他想找张新政讨个说法时,不料,人已经找不到了。不仅如此,当初为谢某某指点迷津的泰山上的“大师”也不见踪影。

  180万元,只买来黄粱一梦。

  ■仕途受挫,“来者不拒”疯狂敛财

  单增德认为,朋友请托,该办、可办、办了,收了钱物,感觉心安理得;对朋友请托不该办的违规之事,如果办了,面对送来的钱物,更应该收下。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单增德违纪违法的时间跨度比较长,查实的最早一次受贿发生于2003年1月,最晚一次是2012年10月。

  单增德受贿的阶段性特征明显,时间段比较集中,主要发生于2006年12月至2011年12月任莱芜市常务副市长期间。据统计,他先后70余次收受贿赂,在任副市长期间收受的贿赂占到了总受贿额的80%以上。

  单增德之所以在副市长任上如此疯狂,源于仕途上的失意。

  2006年之前,他的贪腐行为还算“谨慎”,按他自己的“理解”,只在逢年过节收受红包不能算违纪违法,就是人情往来。2006年没有当上莱芜市委副书记后,单增德深受打击,陷入了疯狂状态,几乎是见钱眼开、“来者不拒”。

  “他之前仕途一帆风顺,受挫后心理严重失衡。”办案人员说,在单增德看来,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就是升官。既然不能升官,他就开始在金钱和女人身上找平衡。

  从2006年开始,单增德的违纪违法问题出现了所谓的“五子登科”,即涉及到“票子、车子、房子、女子、位子”。他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不能自拔,美满的家庭被破坏;收受企业老板所送帕萨特轿车一辆;让人代为装修房屋,收受价值19万元的红木家具;收受贿赂为他人职务晋升提供帮助;收受贿赂不分场所、不管对象。

  比如,从2007年至2008年,单增德先后3次在济南家中收受莱芜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洪某某贿赂130万元。单笔就收受50万元,这也是他单笔收受的最高金额。收钱之后,单增德对该公司开发项目的中标土地交付、中标土地范围变更以及费用减免等方面进行了“关照”。

  2008年春节前至2012年春节前,单增德利用职务之便,为莱芜市干部张某某在职务调整、工作支持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5次在办公室收受张某某所送人民币5万元。

  不仅如此,单增德还多次索取贿赂。2008年6月,为了买官,向吕某某索要人民币50万元;2010年5月、6月,向某公司总经理郭某某索要人民币10万元;2011年12月,向莱芜市某局局长张某某索要面值5000元的山东一卡通4张,共计2万元。

  “单增德性格直爽,不拘小节,爱交朋友。这在有的人看来可能是他的优点,但从廉洁从政的要求看,反而成了他致命的缺点。”办案人员说,单增德的“朋友”很多,他把朋友二字理解错了,认识的那些所谓朋友完全与利益牵扯到一起,彼此是利用关系、酒肉朋友。

  案发后,单增德分析自己和朋友交往的心态,也追悔莫及:“朋友请托,该办、可办、办了,收了钱物,感觉心安理得;对朋友请托不该办的违规之事,如果办了,面对送来的钱物,觉得更应该收下。我冒着风险给你办了这个事,难道不应该吗?现实中,自己就是这样,一步步,一件件,由小到大,由该办的办了到不该办的也办了,把自己办成了腐败分子。”

  ■用好网络监督,注重教育实效

  单增德案是山东省查办的第一起网络曝光的省管干部违纪违法案件。省纪委迅速反应、及时介入、严肃查办,得到了网友们点赞。

  随着时代发展,网络监督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监督方式。在一项“你最愿意用什么渠道参与反腐”的网络调查中,74.6%的参与者选择了“网络曝光”。

  “纪检监察机关只有切实增强处理网络舆情的能力,及时回应网友关切,才能利用好网络力量,痛击腐败。”山东省纪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单增德案后,省纪委对网络舆情更加重视,已经形成一整套网络涉腐涉纪舆情收集处置机制。

  单增德的落马,让山东省农业厅和莱芜市的干部群众大为震惊。在他们眼中,单增德是个不错的领导。

  莱芜市政府的一名干部告诉记者,单增德为人随和,没有架子,工作能力很强。另一名与单增德共事过的干部则说,单增德人脉很广,在莱芜工作时,来看他的朋友很多。

  一名与单增德熟识的干部透露,单增德私下里很幽默,吃饭时喜欢讲笑话,活跃气氛。他表示,在与单增德的交往中,发现单增德确实对党规党纪和法律法规不熟悉。

  在接受调查期间,单增德不止一次地表示,虽然平时接触到的反腐倡廉教育材料不少,参加的教育活动也很多,但实际上都是“走马观花”,无法通过学习产生共鸣,达到警示目的。

  反腐倡廉教育为何不能警示单增德,唤醒他的良知?这里面主要是单增德自己的原因,但也反映出现今的宣传教育模式存在一定问题。有干部就反映,宣传教育存在方式不够灵活、内容不够鲜活、过程不够系统的问题,“往往流于形式”。

  教育者走形式,受教育者更会“入耳不入脑、入眼不入心”。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离不开宣传教育,但宣传教育如何打动人心、收到实效,夯实党员干部“不想腐”的思想基础,确实需要我们进一步思考和改进。

 

 

中共池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池州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皖ICP备14011161号
地址:安徽省池州市清风东路99号市委大楼 技术支持:商网信息

手机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