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各地传真 / 青阳县
青阳县:两个村“一把手”贪腐的警示
浏览次数:401信息来源: 青阳县纪委发布时间:2017-10-10

    “到村部办事,若找不到村支书,那你就到村部前面的饭店找他,十有八九他在饭店吃饭喝酒;我们村的村干部一年吃喝二三十万,太不像话了……”青阳县纪委办案人员在该县蓉城镇光明村、分姚村询问有关情况时,很多村民围着调查人员义愤填膺的说道。

    2017年3月至6月,青阳县纪委对蓉城镇光明村、分姚村2个村的原村支部书记兼村委员主任王永祥、刘启云进行立案查处,随着案情的深入,二个村的“一把手”违纪违法问题浮出水面,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上述2个村的8名村干部均涉案其中。

    欺上瞒下,村支书成为“造假”专业户。美丽乡村建设,各项惠农资金大量投入,面对手中频繁进出的资金,王永祥、刘启云贪欲作祟,频频伸手。2010年,光明村实施农村垃圾池建设项目时,时任村支书兼村委会主任的王永祥绕开“一事一议”项目程序,找来本村的一位村民商量,由该村民担任“施工方”,编造虚假施工合同,套取财政奖补资金9.88万元。尝到甜头的他,便一发不可收拾。2011年至2015年,通过合同造假、虚报工程量套取财政奖补资金,出具违规材料骗取租房补贴等手段为自己敛财共计17.3万元。在离光明村几公里外的分姚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刘启云同样运用各种手段为自己“敛财”,其中有私自篡改承包合同低价获取所在乡镇水产养殖场承包权,有虚报种粮面积骗取种粮补,有侵占征地补偿款等。直到立案的前几天,他们还在找监督委员会成员、村民组长等人员,通过做假账、串供等方式欺骗纪委调查人员,可谓名副其实的造假“专业户”。

    贪吃贪喝,一村一年吃掉几十万。公务接待成了个筐,什么费用都可往里装。熟悉王永祥、刘启云的人都说:“俩个人为人都很豪爽,与他们一起吃饭喝酒我们都怕,每次喝酒快结束时,非再加一瓶不可,直到喝尽兴为止,一桌饭一二千元常有的事。”为什么让他人留有这样的印象?因为他们是花公家的钱,再多也不心痛。据统计,2013年以来两个村平均每年公款吃喝十几万,光明村最多的一年18.3万元,分姚村21.1万元,就算天天公款吃喝,日均近六百元。在村账镇管后,有些吃喝发票无法报销,于是他们便打起了小算盘,授意报帐员将本应入账的资金纳入“小金库”,为他们违规开支提供了便利条件。经查,光明村2010年至2013年“小金库”共计20.21万元;分姚村2013至2016年“小金库”共计101.2万元。而所谓的“小金库”就是他们的私人提款机,打着办公事的幌子,任意挥霍,大吃大喝。

    利欲熏心,将党纪国法抛在脑后。刘启云在接受纪律审查期间忏悔:“自己法纪意识淡漠,规矩意识不强,担任支书时间久了,感觉个人威信竖起来了,有些不得了了,思想上放松要求,权力失去管控,如果有人提醒我一下,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 2007年至2016年期间,刘启云通过虚报骗取种粮补贴、农资补贴、非法领取占地补偿共计10.7万元,违规设立并使用“小金库”,用于招待费、购鱼钓鱼等支出25.4万余元;以不正当手段取得蓉城镇水产养殖场1088亩渔场承包权,致使国有资产造成重大损失。2010年至2017年期间,王永祥先后通过非法占有征地补偿款、集体资金和虚报冒领“一事一议”项目财政奖补资金共计45.02万元。

    上行下效,两村村干部“抱团”腐败。在对王永祥、刘启云分别立案查处后,光明村、分姚村的很多村民拍手称赞,而这两个村的村干部们就如热锅中的蚂蚁心神不宁,试图通过探消息、找门路、作假帐等方式推卸自己的责任。但纸包不住火,在随后的案件查办中,青阳县纪委顺藤摸瓜,发现在村“一把手”的“示范”下,两个村的村支两委班子共计8名成员有样学样,监守自盗、损公肥私、一派乱象。经查,2009年至2015年,光明村党支部委员(原村委会主任)朱国和违规套取13.1万元项目资金作为村里“小金库”,并违规使用;党支部委员兼民兵营长苏祥胜长期违规占用国有住房、领取土方工程好处费、借公款长期不还,违规领取房租补贴3.5万元;文书沈培如、村委会委员兼报账员蒋爱仙、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黄海波违反财经纪律,长期保管“小金库”资金,不上交村集体。分姚村党支部委员马胜宏长期侵占村集体资产3.75万元不上交;民兵营长兼报账员吴斌长期保管“小金库”,并违规使用“小金库”资金;组织委员兼文书张小龙违规领取福利和接受服务对象安排的外出旅游。

    警醒与启示

    村支书身处基层一线,直接与群众打交道,是村支两委班子的“领头雁”、村里经济发展建设的带头人。是何种原因让“领头雁”成了寄附在农村经济发展中的“寄生虫”?一是他们内心贪婪、胆大妄为,把权力当作谋取私利的工具,忘记了初心,抱有侥幸,漠视法纪,上级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精神对他们难以入心入脑,一些重要的制度不落实不执行;二是上级党组织对村级党组织和村干部缺乏有效的监管,主管部门和分管领导没有切实履行党风廉政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对下属单位和部门放松教育、疏于管理,致使他们有机可乘,把集体权力利益化,把村里的利益垄断化,沉湎于近水楼台、坐收渔利,不被发现不收手;三是无视村务公开的有关规定,在处理村级行政事务的过程中“暗箱操作”,村务公开随意性大,“公示墙”、“明白纸”流于形式,监督委员会形同虚设,甚至为村干部腐败大开方便之门;四是村级财务管理混乱,“一把手”大权独揽、私客公待、假公济私,加上财务审计制度执行不严、监督不力,给贪污腐败提供了便利条件。

    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长期积累,若得不到有效解决,就有可能由小变大,导致农村矛盾在一些关键点上凸显出来,影响社会稳定和党的形象,其危害性不容小视。遏制“村干部腐败”,发挥党委主体责任是核心所在。当前农村工作千头万绪,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情形复杂、手段多样,乡镇党委应积极主动承担起党风廉政建设的主体责任,牢固树立“不抓党风廉政建设是严重失职,抓不好党风廉政建设是不称职”的意识,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纳入党委总体部署,定期分析研究责任范围内的党风廉政建设状况,及时解决党风廉政建设中的重大问题,切实加强村级党组织和村干部监督管理工作,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遏制“村干部腐败”,发挥纪委监督责任是关键所在。要充分发挥乡镇纪委的监督作用,运用日常式监督检查、拉网式的专项检查和常规式巡察等方法,加大监督检查力度;要畅通举报、投诉渠道,加强对农村党员干部的选拔、任用管理和监督,对村干部存在的问题早发现、早纠正,对违纪违法的行为“零容忍”,大力推动执纪审查向基层延伸。遏制“村干部腐败”,加强村级干部队伍教育管理是基础所在。要针对农村工作实际,开展形式多样的廉政教育活动,组织经常性的思想政治、党纪法规教育和各类业务培训,不断提高村干部综合素质;充分发挥反面教材的警示教育作用,及时剖析身边典型案例,用好忏悔录,不断提升党风廉政教育的针对性;加大曝光力度,强化震慑效果,努力构筑村级党员干部“不想腐”的思想防线。遏制“村干部腐败”,强化制度的刚性约束是根本所在。必须切实在紧密结合实际、健全完善制度的基础上,加强制度执行力,扎实开展的权力公开、廉政风险防控、党务公开、政务公开、村务公开以及“阳光村务工程”建设,努力形成用制度管权、按制度办事、靠制度管人的有效机制。遏制“村干部腐败”,加强对农村“三资”规范管理是重点所在。扎实做好执纪审查“后半篇文章”,找出“短板”,举一反三,规范农村“三资”管理,扎实推进“村账镇管”、“四议两公开”等工作,全面提升农村集体“三资”管理工作水平,实现阳光“三资”,从源头上堵塞漏洞。(作者:青阳县委常委、纪委书记 钱立芹)

中共池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池州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皖ICP备14011161号
地址:安徽省池州市清风东路99号市委大楼 技术支持:商网信息